文章 / 潛點分享 發布於 2020-09-01 01:45:04

印尼—世外達拉灣

G小編 2217

 

四季可見的鬼蝠魟和鯨鯊、世界最大的水母湖和無與倫比的珊瑚牆,達拉灣群島(Derawan rchipelago)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應該是你能體驗到的最好潛點。

Scubazoo的網絡潛水秀Borneo from Below大獲成功後,我們開始製作印尼的頂級熱門潛點系列。第一集呈現的將是達拉灣群島 – 婆羅洲(Borneo)東北部加里曼丹島(Kalimantan)附近點綴的一串熱帶島嶼。

有人可能會說達拉灣太遙遠。我們一行三人:導演Will Foster-Grundy、攝影師Chris Tan和我,帶著200公斤的裝備,先搭飛機、再搭長途車,最後換冷凍船(空調非常強),然後穿過一群過分熱心的行李員和滿腹狐疑的移民局官員,再滯留兩晚,才能登上船,駛向達拉灣島上寥寥幾家潛水中心之一:Scuba Junkie。

Scuba Junkie是東南亞一家最成功也最具環保意識的潛水業者。它最有名的度假村是在馬布島(Mabul Island)和科莫多國家公園(Komodo National Park),達拉灣島上這家是去年新開的,顯示了Ric和Tino兩位老闆的雄心壯志。在這麼偏僻的島上開度假村必定是充滿挑戰的,難道他們有我們常人不知曉的訣竅?

這家度假村簡單但不失雅致,由八間沿碼頭而建的客房組成,中間是一座兩層的潛水中心/休息室,可以欣賞到西里伯斯海(Celebes Sea)迷人的海景。Scuba Junkie本身沒有配置餐廳,但附近有許多當地餐廳,方便遊客用餐。

 

潛入海面之下

達拉灣島上的生活充滿了烏托邦式的色彩與豐富的活動,恰如這裡的珊瑚礁。但如果你喜歡拍攝微距,又得到當地潛導Fadly的幫助,那麼在Scuba Junkie碼頭旁的水域就可以看到聖杯級海洋小生物。

Fadly幫我們找到了超微距潛水這一集要求的所有生物:虎紋蝦、綿羊海蛞蝓和毛毛蝦。這些生物體型極小,眨眼間就消失了。上岸後我們又與達拉灣體型較大的居民– 在我們客房門口嚼食海草的綠蠵龜,玩耍了一陣。

45分鐘船程外的小島聖加拉奇(Sangalaki)是鬼蝠魟的聚集地。聖加拉奇是少數幾個全年可見鬼蝠魟的潛點之一。儘管我們沒有趕上鬼蝠魟出現的高峰期,潛水期間也遇到十隻左右,在我們頭頂濾食、清潔或旋轉。看牠們活動得到的樂趣,極少有其它樂事可以比擬。

稍遠處是天堂般的馬拉圖阿島(Maratua Island)。某次去這裡的途中我們看到領航鯨和海豚在船頭嬉戲,頓時十分開心。在崖壁潛水則遇到了鷹魟和貓鯊。水面休息期間,我們走上光滑無垠的海灘,潛導Fadly和Adie還爬上樹摘椰子與我們分享。

 

哈利波特施過魔法的湖

馬拉圖阿島的潛水經歷已夠愉悅,然而還不足以成為我們心中的第一名。卡卡班島(Kakaban)要更勝一籌。大約200萬年前,卡卡班只是一個潟湖,後來部分水下岩石鬆動抬升,造就了一個五平方公里的大湖,周圍叢林環繞。「卡卡班」在當地方言即意味著「環抱」。

由於缺少天敵,湖中的四種水母大量繁殖,刺胞也逐漸退化,創造出一種獨特的潛水體驗。卡卡班島上的湖與帛琉(Palau)類似,是全球少數幾個可以和眾多水母共游且較為安全的地方之一。

混跡於萬千鉢水母之間,這經歷已經無法用語言形容。停在水裡靜靜觀看,你會發覺時間都已靜止。從水母誘惑裡走出來,我們探索了沿岸的紅樹林,滿是美艷奇幻的海綿。海綿下面是頭朝下的水母,這些黏性小圓盤生物形似宇宙飛船,藏於海草根部。

在這裡我推翻了兩則關於水母的謬論:1,牠們是無刺的(由於和一隻倒置的水母靠得太近,我的臉腫了);2,牠們沒有天敵 – 海葵似乎很喜歡吞食水母。我們只在這裡進行了水面休息,但這片神奇的地方其實能很輕易地讓人停留很久。

如果說卡卡班內部引發了你內心的禪意,它的外部會迅速打破這種靜思。梭魚坪是這座島的另一張名片,碎石墊層,常見強洋流、崖壁、大群魚和壯觀的珊瑚花園。Scuba Junkie的Ric稱它是「無遊客的西巴丹島」。

這裡潛水的最好時機(也是最難時機)通常是新月初上時,因此只適合有經驗的潛水員。此時洋流最強勁,一群群鰺魚和梭魚湧現。隨著洋流滑過一座緩坡後,你會急轉直下到一個駭人的崖壁,在這裡,洋流或將你推入蔚藍的大海,或將你吸入無盡的深淵。

情況好的時候,來一個急轉彎,你會到達一面壯觀的珊瑚牆。有一次甚至有隻鯨鯊寶寶好奇地來看我們,但沒有人驅趕或騷擾牠,這是最好的。畢竟,大量的遊客才是好潛點的真正威脅。

梭魚坪再向外 – 水母湖碼頭附近,是卡卡班那那,得名於此地常見的彩色香蕉海蛞蝓。雖然我們沒有找到這種黃黑相間的海蛞蝓,但這個潛點的獨特性絕對是前所未見。

水下180度平鋪的牆壁像兒童潑灑顏料的畫布。綠色、橙色和藍色海綿在桶狀海綿和亮紫色海雞冠軟珊瑚中間招搖。某一次,我索性將相機夾在腿間,拍下了這幅完美的塗鴉畫,心裡充滿了對自然的敬畏與疑惑。我們彷彿已經飛到另一個星球了。

鯨鯊餵食

某天早晨,Scuba Junkie的經理Jordan和Theresa幫Will和我雇了一艘船去塔里薩延(Talisayan)。塔里薩延是一座小漁村,但卻藏著大秘密:鯨鯊。我們5點登船,在平滑如鏡的海面上駛向婆羅洲大陸方向。

不久我們的船長就接到電話:鯨鯊出現在浮漂捕魚台(bagang)附近。然後我們就看到了離奇的一幕:漁民們正把一桶桶釣餌魚倒進鯨鯊的血盆大口裡,最長的鯨鯊約有9米。

我們非常希望鯨鯊停留的時間長一些,於是迅速裝好器材跳進了水裡。幸好鯊魚們吞食著鮣魚,一時間還是鎮定自若,我們盡量避免引起這些巨大生物的騷亂。但鯊魚餵食的混亂場面還是與聖加拉奇鬼蝠魟的優雅曼妙形成了鮮明對比。

之後我們與漁民攀談,了解到他們與鯊魚的共生關係。甚至有時鯊魚不來,他們也會留些剩魚給牠們,還經常與鯊魚共游。他們是真心喜歡這些長著斑點的大朋友。我們還瞭解到,這裡從不殺鯊魚,因為鯊魚肉沒有市場。

 

「塔里薩延很有潛力成為生態旅遊熱點。而且好在政府與當地科學家目前正在找最合適的辦法將其變為現實」,我的老朋友– 世界頂級的鯨鯊專家– Simon Pierce如是說。合適的監管,再加上嚴格的行為規範,會使鯨鯊、漁民和遊客三方長期受益。

 

儘管擔憂這一產業,我們離開時的心情還是十分愉悅的,回憶滿滿,硬碟也全滿。潛水記者寫到達拉灣群島這類潛點時經常會面對這樣的困境:是將它作為一個秘密基地保護起來,還是大聲說出它的好?我會選後者。達拉灣可能交通不便,但保留了所有的美。在人群湧去之前,盡快去享受它吧。

 

交通

打拉根(Tarakan)港口有座名為Juwata的機場,距市區3.5公里。提供到巴里巴板(Balikpapan)、雅加達(Jakarta)、蘇臘巴亞(Surabaya)、丹帕沙(Denpasar)和孟加錫(Makassar)的國內航班,還有國際航班到馬來西亞的斗湖(Tawau)。

簽證

中國大陸公民可以享受落地簽。11個國家和地區可免簽,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和新加坡。

語言

官方語言為印尼語(Bahasa),島上幾乎不使用英語。

貨幣

1美元=13 300印尼盾(IDR)

電源

由於住宿/潛水地點不同,建議攜帶轉換器。

潛水業者

www.sangalakidiveresort.com

www.derawandivelodge.com

 

Text & Photo By Aaron ‘Bertie’ Gekoski

文章授權自 EZDIVE潛水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