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水下攝影 發布於 2020-12-10 15:24:31

抽象派混血畫家、水下攝影師Jade Hoksbergen:畫畫是我內心的呐喊

joanne 782

Jade Hoksbergen是一位法台混血畫家和水下攝影師,目前居住在英國埃克塞特。Jade的童年在菲律賓度過,也正是在那裡學會了潛水。由於其未婚夫熱愛攝影而她自己熱愛視覺藝術, Jade於2016年居住在聖露西亞島時開始學習水下攝影。2017年,她在“UPY年度水下攝影師大賽”中載譽而歸。Jade的作品今年首次在市場上推出,就已銷售至超過13個國家。

十四歲的時候,Jade Hoksbergen的人生面臨著一次艱難的轉折。在父親的認可與鼓勵下,她的繪畫藝術天分迅速開花結果;而後來,她受潛水經歷的啟發,成了一名水下攝影師。此次採訪,她第一次談到了自己的藝術世界。

Q & A 

Q :對你來說,藝術、生命和死亡的關係如何?

A :對我來說,藝術就是生命。聽起來很誇張,但藝術的確以一種神奇的方式讓我重獲新生。十三歲的時候,因為精神方面的原因,我被迫中斷學業並前往法國居住。我一直在接受心理輔導,但作用不明顯。當我拿起畫筆宣洩自己的情緒時,整個人才開始康復。我始終無法解釋我的內心世界,就像你無法向一個盲人描述顏色一樣。藝術對我來說是一種瞭解自身的方式。

Q:  藝術家的經歷對攝影有幫助嗎?比如在打光、色彩和構圖方面。

A : 有。攝影的時候,我體內的藝術家似乎與自然合作無間,使拍出的照片賞心悅目。當然啦,我也會經歷很多試錯、實驗,不過那些也很有趣。在我看來,我的水下攝影比較成功是因為我對色彩的鑒賞力和眼光。我從來不忽略任何一個可能“太平淡”或“太普通”的拍攝物件,如果它的背景色彩足夠好,也一樣出彩——要有這種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我也不拘泥於傳統的構圖形式,我拍照時採用與作畫相似的風格,經常會故意在畫面中截掉拍攝物件的某一部分。

Q :那潛水經歷對你的藝術創作有啟發嗎?

A:必須有!海洋本身是各種生物的家,每次下水我都想把牠們全印在腦子裡。因為我覺得,藝術家不能乾坐著等靈感降臨,要主動尋找才對。潛水給了我很多靈感,因為水下生物太豐富、太特別了。我想起第一次黑水潛的經歷——在夜幕的掩映下潛入水中,看到白天待在水下深處的幼蟲和仔魚,此時都浮到水面附近覓食浮游生物。那次潛水我看到了閃爍著鐵藍色光的火體蟲,還看到了一條獅子魚幼魚和一條鮋魚幼魚。牠們看起來都……不像人世之物!和我在畫布上塗抹的生物倒是很像。這點讓我深受啟發。

生命是不受控制的,但每個人都想要掌控。你覺得潛水是可控的嗎?

海洋有野性,不可捉摸且毫不馴服。就潛水這項運動來說,有些方面是可控的,比如潛水技巧和執行,但更多是不可控的——例如你可能會遇到的神奇生物。

另外,因為潛水時我們完全沉浸在自然的懷抱中,就會有種不可思議的謙卑與豐盈感。作為海洋的訪客,我覺得我幾乎逃離了人類——逃離了綿綿不絕的嘈雜與忙碌。我們知道自己不能完全掌控,但也沒關係。

Q:你畫海洋系列的背後有什麼原因嗎?

A:我一開始並沒有想畫海洋系列,它是隨著我的潛水歷程自然呈現的。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發現我畫的物體逐漸演變,越來越像魚類。2009年我畫了許多畫,裡面的物體很像怪物,大概是我那時候的自畫像。到2014年,這些自畫像開始變得更像魚了。也許是因為它們仍然是自畫像,而我本身的存在也逐漸與海洋交織在一起。

我從沒想過自己有成為一位職業藝術家的特質,在我看來,我的工作就是創作出能與人對話的作品。沉沒于波濤之下讓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而畫畫之於我的心靈也一樣。我曾發誓永遠要自由地繪畫,因為我覺得這樣觀眾才能隨我進入一個自由的空間,獲得短暫的平靜與逃離。

Q:通過這個系列你想要傳達什麼訊息?

A:回頭想想,我的精神狀況惡化其實就是不斷追求完美、不斷給自己施壓造成的。而藝術是療愈我的神奇力量——讓我接受不完美,接受創造性混沌,擁抱藝術創作的自發性。日本有種哲學觀叫「殘缺之美」,就是要懂得欣賞不完美、不永恆且不完整的美。在我的作品中,色塊有時會故意衝出線條,形狀也不完整……原來擁抱不完美讓人感覺這麼自由。這些經常提醒我:完美的人是不存在的。因為沒有哪兩個人對完美人類的看法完全一致,更不要說整個世界了。

Q:除了魚類肖像,你還喜歡畫哪些海洋生物?

A:我還不確定,暫且拭目以待吧。不過我最近看到一幅已經滅絕的單翼合鰭躄魚照片,深有感觸。

我最喜歡做的還是創造屬於我自己的魚。最喜歡畫的魚是𩽾𩾌魚,但一開始我並沒有做任何計畫。我經常畫抽象的自畫像,有長長的舌頭,還有細長的線條吊著球體從腦袋上伸出來。開始畫魚之後,我還是保留了這些特徵,最後畫出來的就很像𩽾𩾌魚——然後這魚就一直在我腦海裡逗留了。

我最近畫了海馬,這不是我常畫的主題。牙齒是我的作品中一個重要的象徵,但海馬沒有牙齒,所以打破了我的創作舒適圈。不過這也形成了一個新的象徵,我之後的作品中會經常用到——閃亮的心,它反映了我對人性與愛的樂觀信念。這才是我們要堅持的東西,尤其是在現在的境況下。

Q:你最喜歡的畫家/藝術家是誰?他/她對你有什麼啟發?(是你先生嗎?哈哈)

A:Picasso和Jean Michel Basquiat絕對是我的藝術偶像,當然我先生(Henley Spiers)也是……哈哈!據說Basquiat和Picasso都是年少成名,天賦極高。他們的作品集中體現了繪畫的感性和直覺,我很喜歡那些作品中的扭曲變形——混亂、現代甚至有樂感,非常有力量。他們的作品給藝術世界帶來了革命,也徹底顛覆了我的藝術。

在我看來,藝術就是將靈魂傾注紙上,而Picasso和Basquiat為此做出了完美詮釋。‍‍‍‍‍‍‍‍‍‍‍‍‍‍

文| Jade Hoksbergen and Vita Liu

圖| Jade Hoksbergen

總有一本好書,帶你看世界。
EZDIVE潛水雜誌帶你展開潛水生涯:
挖掘新潛點、裝備添購指南、
環境保育議題與探索潛水技巧。